征服李梅(征服电视剧免费观看)

扫码手机浏览

看完《征服》,我相信很少有人会喜欢李梅。一为她从始至终散发的令人窒息到崩溃的情绪,二为她明知身处的处境却仍自作主张的作为。她的情绪,需要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刘华强来安抚;她的作为,又能一次次轻而易举地致刘华强团伙丧命,于社于而言,她是抓获刘华强的“利器”,于刘华强而言,她是致命的弱点和“罪人”。...

看完《征服》,我相信很少有人会喜欢李梅。

一为她从始至终散发的令人窒息到崩溃的情绪,二为她明知身处的处境却仍自作主张的作为。

她的情绪,需要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刘华强来安抚;她的作为,又能一次次轻而易举地致刘华强团伙丧命,于社于而言,她是抓获刘华强的“利器”,于刘华强而言,她是致命的弱点和“罪人”。

她,明明可以自由地离开,却心甘情愿地陪着刘华强亡命天涯;明明已经选择了留下,却又不由自主地陷入到难以自抑的绝望;明明深知随时可丧命的处境,却仍任性地不顾及后果,如己所愿地跟随刘华强,她的眼里几乎无半点自得,有的只是泪水、担心、害怕与绝望,纵观全局,她仅三次“眼里有光”。

第一次:初见刘华强。李丽鬼使神差地带了李梅去见刘华强,初见刘华强的李梅,很“乖巧”地坐在一旁看着刘华强一边抽着烟一边与李丽明目张胆的交易,她的眼神里,透着一股探究和好奇,是她不如意的生活里,突溅起的一丝涟漪,也是她从此堕入深渊的开始。

第二次:怀了孩子。李梅怀孕后,坚决要生下孩子,本意要离开的她发现无处可去后,去商场买了很多小孩子的衣服又回去找了刘华强,闲着无事摆弄小孩子衣服的她,眼里带着即将做母亲的欣喜和期待,而一个孩子的到来,是她久处深渊后突然照射进来的一束曙光和寄托。

第三次:终见孟非。李梅执意要亲自送2000块现金给孟非,而她也终于见到了这个心念念的外甥女,对着久未相见的孟非,她的叮咛、她的疼爱、她的不舍尽露眼底,可这一见,圆了她的夙愿,却也成了刘华强覆灭最直接的因,彻底瓦解了她想待却又毁于其手的深渊。

三次的“眼里有光”,是三个她最爱的人,也是她逐渐踏入深渊,最终自食恶果的过程。

我一直觉得:在刘华强的三个女人中,相比于姐姐李丽扎在根上的阴狠,相比于刘华强前妻汪素娟骨子里的敢作敢为,其实李梅,并没有如她们这般的看似“强大”,所以,她总是陷入一种无能为力和自我折磨到几近奔溃的疯狂边缘之中。

而一旦她不够“强大”,对于亡命的刘华强、金宝、王大鹏和她来说,就很容易成为他们覆灭的因,而最终,也真正都直接毁于她手,而她虽不“强大”,在她身上,我仍看到隐藏的四个特质,有些可怜,也有些可恨。

01 真情

不可否认的是:李梅,从未得到过真正的关爱,继父毕成与继父的儿子毕建设,就连亲姐姐李丽都自私地利用她,她身边没有一点的温度。

而极度缺爱的她,却将仅有的“真情”给了两个人。

一是刘华强。

李丽带李梅初见刘华强,暗地里为两人在一起制造了“缘分”。

深知刘华强为人的李丽坚决反对李梅跟着刘华强,李丽一边警告刘华强离李梅远一点,一边又苦口婆心地劝说李梅离开刘华强,都无果,李梅对李丽说:

我还从来没碰到一个男人对我这么好过,我不管他以前干什么,现在干什么,对我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对我好。

其实李梅要的很简单,仅仅只要刘华强对她好,而这种好,对李梅来说,又很不简单,至少,原生家庭,李丽为多得贷款将她嫁给银行副行长儿子的婚姻生活里,没有一个人对她好,简单与不简单之间,她要的很纯粹,而这种纯粹足以支撑她陪着刘华强亡命天涯。

二是孟非。

孟非是李丽的女儿,却是李梅从小带到大的,按李丽说的,李梅与孟非更似母女,在李梅跟着刘华强四处逃亡时,孟非成为李梅心里唯一的牵挂。

孟非过生日、期末考试时,她忍不住地要联系;李丽严格监管孟非的零用钱,但凡孟非需要用钱时,她都宠溺地纵容;为了与孟非保持联系,她自作主张地给了孟非自己的BB机号……

她,只想对孟非好。

刘华强,让她得到“好”,孟非,让她付出“好”,一种爱情,一种亲情,在她心底徘徊,留下些许温暖。

但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:对于不太强大,且没有狠劲的李梅来说,她割舍不了的爱情和亲情是不可兼得的,选择了爱情,就选择了以身试险,而亲情将会成为她最大的软肋;选择了亲情,她就选择了自由,也选择了自救。

可她选择的是既要爱情,也放不下亲情。

而最终,她的爱情被亲情毁,这是她不自量力的咎由自取。

02 善良

尽管,李梅是《征服》里哭得最多,也活得最压抑且又显得有些软弱的人,但不可否认的是:她的“弱”里也藏着她的善良。

当她无意间在柜子里发现刘华强藏在档案袋里的枪时,她不知所措地去找了李丽倾诉,她害怕了;当刘华强、金宝、大鹏计划枪杀了宋老虎时,她阻止地拿走了金宝手里的猎枪,她担心了;当与大鹏一起搬家时,发现被车剐蹭到的小狗,她蹲下来抱起小狗带回了出租屋,她心软了……

尤其是当刘华强、金宝和大鹏被警察包围时,刘华强以一对母子为人质,要求徐国庆撤回,面对一边身处绝境的刘华强等人,面对一边恐惧得哭得喋喋不休的孩子,她从刘华强手中抢过孩子,并劝刘华强:

强子,我是真心想要那个孩子,可医生说我不行啊,都是我的身体不行啊,下辈子,我一定还跟着你,这次咱们回来,你把你的仇人都杀了,我没拦着你,但他是个孩子啊,他只是个孩子啊,强子。

最后生死一刻,刘华强选择了顺从李梅的“善良”,他放下了人质,也放弃了抵抗,让警方未浪费一颗子弹。

李梅,得到了她想要的果,守了她心底的善良,但不得不承认:于世人而言,她是伟大的,但对于处于对立面的刘华强和他的兄弟来说,他们的江湖不需要善良,一旦有了,他们不得不为此买单。

最终,他们确实买了单,用已经朝不保夕的“命”买的。

03 固执

李丽偏执地劝李梅离开刘华强,而李梅却固执地对刘华强不离不弃。

李梅对刘华强,做了最固执的两件事。

第一件事:坚决待在刘华强身边。

她明知道刘华强结了婚有了孩子,她还固执地待在刘华强身边;她明知道刘华强是地痞流氓,甚至最后上升到拿枪杀人,她还固执地待在刘华强身边;她明知道刘华强给她的是自由,她可以随时离开,但她还是固执地待在刘华强身边。

她对刘华强,有种固执到离不开的依赖。

第二件事:一定要生下刘华强的孩子。

李梅怀孕后,尽管刚开始,刘华强以朝不保夕的处境试图劝阻李梅坚持要生下孩子的决心,但李梅对他说:

你放心,我绝不拖累你们,我一个人留下来,我要把孩子生下来,把孩子养大……等我把孩子养大了,我带他去找你……我怀孕期间他们不会判我死刑,这点法律我懂,就是在监狱里,我也能把孩子养大。

最后刘华强同意生下孩子。

而当医生告诉她,她的身体不适合生下这个孩子时,她求医生,并再问医生是不是没有一点希望了,当医生再次摇了摇头后,她伤心绝望地走了,人潮拥挤的大街上,她一个人坐着放肆地哭。

她对生一个刘华强的孩子有种深深的执念,而当执念被毁后,她又一个人默默承受着一切。

我始终不懂的是:这两种固执的意义何在?

选择与刘华强逃亡,她从无半点开心,活得压抑,甚至近崩溃;选择生下孩子,从不站在孩子的角度去考虑以后,她只要当下。

可既然做了选择,是否就应该清晰自己的处境和与此处境该匹配的心境与心态,甚至是任一决定。

她要做的,其实只有两个字:接受。接受刘华强随时会丢命的现实,接受他们根本就不适合要孩子的事实。

但她仍固执地想要在这些事实里,攫取极难有的“光”,到最后,什么都得不到,也不会得到。

04 不自知

李梅一直自诩自己不是一个麻烦的女人,一个不会拖累刘华强的女人,可她做的或许并非如此。

她之于刘华强,做了四件“最麻烦的事”。

第一件事:回衡州私自联系找孟非。

刘华文被砍后,李梅跟着刘华强也回到了衡州市,禁不住对孟非的思念,她私自跑到电话亭给李丽家打电话。

电话里,她询问了孟非的境况,并透露了刘华强回到衡州市的消息。

而得知消息的李丽,在吴天被枪杀后,她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刘华强,以此,她猜到了刘华强的报复计划,并打电话通知了封飙逃命。

从而让刘华强真正的报复对象,一个摸不着他的影,一个还得感谢她的告密之恩。

第二件事:因为害怕暴露行踪。

当李梅发现刘华强放在柜子档案袋里的枪后,她吓懵了,她约了李丽倾诉。

李丽让她劝刘华强离开衡州市,在李梅慌乱离开时,“担心”地跟踪李梅而发现了刘华强藏匿的住所,致刘华强不得不搬家。

在这件事,不仅暴露了李丽的心机,更是暴露了李梅的没有心机。

第三件事:私自给孟非BB机号。

回衡州后不久,李梅就将自己的BB机号给了孟非。

而这个号码,刘华强警告过她,不要告诉任何人,可她还是自作主张地告诉了孟非,而当孟非传讯BB机时,她慌乱地以为孟非出了事,一定要出去给孟非打电话。

而以李梅的回电话开始,刘华强也开始了覆灭之路。

第四件事:亲自送钱给孟非。

作为警方的诱饵,孟非以要钱为理由,让李梅给她钱。

而李梅,即将随着刘华强离开衡州市,她舍不得孟非,她向刘华强哭诉她再也见不到孟非了,而刘华强妥协在了她的眼泪里后,李梅选择了亲自送钱给孟非。

毫无警惕心的金宝和李梅被层层埋伏在路口的警方一路顺利跟踪,从而再次暴露了刘华强藏匿“翁村”的窝点。

这次暴露,刘华强彻底覆灭。

李梅,看似“不麻烦”,却在她舍不得的亲情里给刘华强制造了太多麻烦,而每一个麻烦,都有可能成为刘华强被毁的“契机”,而她不自知。

于世人而言,她的“自找麻烦”成为了瓦解刘华强团伙最有利的自毁手段,于刘华强而言,她自作主张的麻烦,铺就了刘华强覆灭的路,于她自己而言,就此承受亲手毁了刘华强的“愧疚”。

李梅,活得痛苦又自取,有着与处境格格不入的特质,可怜又可恨

整部剧里,李梅几乎没有笑过,甚至没有一丝其它 “松”一点的情绪,她一直“紧”在想要而又握不住的困境里兀自挣扎,而这种如深渊一般的生活,是可怜的,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。

但当她选择了,又割舍不了自己的真情、放不下自己内心的善良、离不开自己对刘华强的固执、想不到自己一次次自作主张对刘华强的致命威胁,于刘华强、金宝、王大鹏而言,最后“瓮中捉鳖”的结局,她是该被“恨”的。

当李梅陪着刘华强坐出租车去医院看望刘华文时,面对呼啸而过的警车和急促的警鸣:

李梅握住了刘华强紧张的手。

当最后被警方围捕时,她抱着从刘华强手中抢过来的人质孩子,对着刘华强、金宝、王大鹏说:

我对不起你们。

对于错,是与非。

只一声叹息。

相关推荐

最新文章